幽凜
灣家人

FGO - マリギル、ラシュオジ
全職-雜

寫手兼COSER
子博-祈願之花(UL專區)
記梗用子博-哥就記個梗

http://www.plurk.com/JFYuulin

《全職/葉王》星辰魔法師-8

*BGM-榮耀

*架空



這麼多年下來,嘉世總部的存在已經成為這個城市的每個居民心中不可抹滅的一道風景、一個標誌,但是現在它完了,曾經屹立在邊陲為人民帶來勇氣,帶來希望的象徵倒下了,那些個閃閃發亮的大神名諱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永遠成為了傳說。

恐懼籠罩了整個城市,所有人都足不出戶,就怕不小心成為妖獸的食物,

但凡事總有些例外,一個全身黑衣腰間掛著一把忍刀的少年在騷動平息的時候蹲在已經成為廢墟的嘉世總部附近,不過在這附近的活人只有他一個,習慣性的隱蔽動作在現下好像沒有太大的意義,所以他直接走進了廢墟中。

把地上幾件看起來還不錯的裝備收到自己的空間中,看著廢墟嘆了口氣,可惜他沒有什麼辦法把這些斷垣殘壁清開,不然像嘉世這種大兵團的總部裡面的好東西就都是他的了。

他離去前還是多看了昔日的嘉世幾眼,地上屍體兄弟身上的裝備他看不上,畢竟這會死在家門前的總不能是核心人員吧。

順著地上屍體們排列的方向前進,路上看到感覺不錯的裝備就直接扒下來,一般人看到這種壯烈的景象,感情豐富點的可能痛哭流涕,冷靜點的也會想著挖個坑把這些兄弟們埋了吧,但這哥們卻只是面無表情的一路走過去,在他的眼裡似乎只看得見裝備的存在。

走到森林深處,這一路的收穫頗豐讓他心情不錯,然而在他眼尖的看見在破碎的石塊旁那在黑夜中閃耀著銀光的戰矛眼底都亮了起來。

但是湊近一看,戰矛是很美,上面刻畫的祕紋一看就知道是極品,但是它斷成了兩截,極品武器可不是那麼容易修復的,這種技術都是大兵團的不傳之密了。

本來以為有生之年能撿到一把極品武器的少年鬱悶的踢開了斷掉的戰矛,往旁邊倒在地上的男人看,顯然這人就是那極品戰矛的主人了,一身極品戰鬥法師的皮甲雖然有些破損但還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

少年的眼睛又亮了起來,熟練的開始扒對方的裝備,但這個時候那個男人卻突然抖動了一下,讓少年瞪大眼睛暫時停下了動作。

『詐屍?』他觀察了一下,探了探對方的鼻息和脈搏,雖然很微弱但是他確實還活著。

他飛快的把那套戰鬥法師的裝備扒下來占為己有,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男人,還活著的話丟在這裡好像有點不人道,放著不管就真的變屍體了吧?

看來這哥們個性也不是真的這麼冷酷無情,他任命的架起那人的身體,拖著那人往城裡走。

這要一個需要身輕如燕的忍者帶著一個比他高壯一圈的戰鬥法師走這麼長一段路確實有點為難了,終於到城裡的時候他熟門熟路的敲了某個屋子門,看見裡面一身牧師袍帶著眼鏡看起來非常斯文的少年馬上把人交給對方。

「這人是……葉、葉修?」看見少年帶著的人,那牧師平靜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但他也清楚現在可不是驚訝的時候了,葉修身上的傷勢可不樂觀。

「莫凡,先進來坐坐吧?」看著喘著粗氣明顯累得夠嗆的忍者推了推眼鏡提出友善的建議後,也顧不上招呼他了,就將極需救治的葉修帶到屋內。

×

臨時成立的作戰會議總部,最大的營帳內,藍雨團長喻文州站在正中間,環顧四周難得齊聚一堂的各大傭兵團正副團長,卻沒有看到某個只看外表的話完全不像是頂尖大神的身影。

『葉修……嘉世……沒來嗎?』想到這幾天觀察預測出的結果,喻文州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略微皺了皺眉,往王杰希的方向輕輕瞥了一眼,隨後攤開了地圖示意所有人靠過來。

「各位應該都從信中知道狀況了,廢話就不多說了,根據我的估算爆發點大概會在這裡。」

喻文州手指著地圖上的某一個區塊,而距離那個地方最近的傭兵團就是嘉世,看這喻文州手指著的地方眾人紛紛皺了下眉,想到葉修居然沒有出現,那可是個自帶群嘲的主,存在感之強大通常都是出現的第一時間就被發現的,排除被忽略在人群中的可能,沒來……該不會是真出事了吧。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凝重,有些人還時不時的就看了王杰希幾眼,這兩位的關係雖然不能說完全公開,但只要不是太遲鈍的都感覺得出來,他們似乎也完全沒有要隱瞞的意思。

「斥侯交給呼嘯沒問題吧?」還是喻文州率先打破了沉默,看向呼嘯正副團長林敬言和方銳,盜賊和流氓偏多加上有猥瑣流大師坐鎮的呼嘯最適合這種工作了。

「行,交給我吧!」方銳接下了任務,拍了拍旁邊的林敬言跟在場的眾人打了聲招呼後就出去了。

喻文州向所有人交代完他的發現後,各兵團的人也散了開始按照計畫作準備。

×

傍晚,方銳領著一對人馬回到營地內,他臉上的表情難得的凝重,讓正在跟喻文州講話的黃少天都嚇了一跳。

「方銳你查的怎樣啊?怎麼這個表情,情況很嚴重嗎?老葉他們怎麼樣了?哎呀,你也快說啊,真是急死人了。」

「叫王杰希過來吧。」方銳無視了黃少天直接向喻文州說。

喻文州點了點頭,馬上派人去把王杰希也叫來,四人一起進入營帳中,三雙眼睛齊刷刷的看向方銳。

「嘉世那邊的傳送陣壞了所以我們多花了一點時間……嘉世……完了,那邊已經變成一片廢墟了,全軍覆沒。」

「沒有找到老葉跟蘇沐橙,但是我們找到了這個……」方銳說著拿出了一個小布包打開,裡面裝的便是戰矛却邪的矛尖。

王杰希臉上露出了些許茫然,眨了眨眼,確認那真的是却邪不是他看錯後,緊咬住下唇,伸手抓住剩下半截的却邪,手卻不由自主的顫抖,他緊緊握著却邪,不想在人前失態,用盡全身力氣克制自己。

「我說……那個不是有句話說是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嗎?雖然不是很想這樣說,但憑老葉的本事就算却邪斷了他用剩下的一半也是沒問題的嘛!而且本劍聖活了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遇見像老葉這麼禍害的人,這榮耀大陸論起禍害無恥如果老葉說第二那可是沒人敢說第一的,禍害遺千年啊,那傢伙鐵定沒事的。」

黃少天憑著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又開始機哩瓜拉講個沒完,但這次在場的人沒有一個阻止他,大家清楚,他是好意,用這種方式分析情況順帶轉移下王杰希的注意力。

王杰希拉起魔道學者法袍腰間的一條繩子將却邪綁在身上,看了一眼黃少天,「我沒事……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

沒錯,現在的情勢根本沒有時間可以讓他悲傷,他的生命裡並不是只有葉修,他還是微草的團長,在這個關係到人類存亡的危機時刻,他必須做好一切他能做到的事。

黃少天看了看王杰希又看了看喻文州跟方銳,話多的他張了張嘴卻又閉上,難得的說不出話了,最後他只好看向營帳外的遠處。

『老葉,一定要回來啊!』

×

因為某位拾荒的大大太刷存在感了所以調整一下段落,沒有寫到那年夏天的戰場我身邊還有你啊,放到下一章了。


评论(2)
热度(11)
© 隨意任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