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凜
灣家人

FGO - マリギル、ラシュオジ
全職-雜

寫手兼COSER
子博-祈願之花(UL專區)
記梗用子博-哥就記個梗

http://www.plurk.com/JFYuulin

《全職/葉王》星辰魔法師-7

*BGM-榮耀

*架空


藍雨傭兵團總部的術士高塔中,喻文州站在窗邊進行日常的觀星活動,這時一隻只有巴掌大的藍紫色小鳥從遠方像是一到流光般的飛來,停在他的手上。

喻文州笑了笑,用手指溫柔的撫摸著柔軟的羽毛,隨後從懷裡掏出一個小袋子,拿出幾顆米粒大小的魔晶餵食完畢,才輕輕拆下牠腳上的信籤。

完美達成任務的送信鳥吃飽後就飛走了,夜晚的風有些微涼,本該是靜謐的森林卻是騷動不止,森林中的動物們大批的遷移,也不知道要往哪去,這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林間的鳥獸都發出慌亂的喊叫聲。

等到地震中於停止後喻文州打開手中的信,看著上面的內容收斂了臉上的微笑皺了皺眉,思考了一會後翻出了一本非常厚重上面還有些灰塵的古書,終於找到了他想要的內容。

『當天邊的赤華妖光乍現,萬物騷動地表劇烈搖晃,來自煉獄納被封印的遠古妖魔,將會再次侵襲這榮耀大陸。』

所有現象都符合了,喻文州闔上書本,快速的寫了一封信還下了個不許外人拆封的小咒術,大拇趾與食指灣成半圓放進嘴中以特殊的頻率吹了幾聲口哨,過沒多久一隻送信鳥就飛到了窗台上。

喻文州掏出了幾粒魔晶拋向半空中,在鳥兒跳起來吃食的同時手腳俐落的把自動縮小的信綁到牠的腳上。

「拜託你了。」

有靈性的鳥兒用同蹭了蹭喻文州的手指後,展開雙翼,頭也不回的飛出了藍雨術士高塔。

「接下來有場硬仗要打了。」喻文州喃喃自語的嘆息,將一些必需的物品收拾好之後向外走了出去。 

×

嘉世總部,在所有物種都陷入了深沉睡眠的時間,躺在床上的劉皓突然睜開了雙眼,但他的眼睛裡卻沒有任何光采,只穿著睡袍就走了出去,途中還遇到了崔立跟陶軒,但他們兩個人卻也完全沒有反應,只是雙眼無神的目送劉皓離開然後守著大門。

劉皓熟門熟路的穿越森林,在林子中以旁人無法理解的規律繞著樹走,最後到了森林深處一個已經被砍掉一半的石碑前。

劉皓舉起劍對的石碑就是一套地裂波動斬、裂波展、碎風波動斬、圓旋波動劍的連擊,看這石碑上以及四周的劍痕不難猜出他已經在這砍好幾天了。

不斷重複著機械化的舉動,直到刀鋒削下最後一塊石塊化為碎末,那塊石碑顯然是封印的基石,被完全破壞的同時以它為中心方圓百里之內的土地崩裂開來,一隻隻從來不曾看過的奇異妖獸爬了出來,向著劉皓前來的方向前進。

嘉世的人們是被一陣伴隨著獸類怒吼的巨響驚醒的,嘉世總部的外牆直接被撞破,有一些倒楣的弟兄就這樣在睡夢中失去了生命。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照理講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像嘉世這種大兵團的總部外圍都設下了一層一層的結界,即便是敵襲也不可能這樣毫無預警的連外牆被撞爛了都還不知道。

「大家冷靜!」一陣慌亂之中一個聲音清晰的傳到眾人的耳裡,看到那個不知道何時手持戰矛却邪站到最前面的身影所有人就像吃了定心丸一般,不自覺的不再那麼慌亂,再怎麼說也是嘉世的成員至少暫時自保都是沒問題的。

「機械師跟盜賊跟著遠程團先撤到外面!」

「精英隊BOX-1。」

葉修指揮所有人反擊,讓精英團為主攻先拖住大部分的妖獸,他一邊打一邊觀察著情勢,這群妖獸並不只是無腦的廝殺,還會互相幫助而且衝殺的方向明顯是著重在牧師所在的位置。

「保護牧師!」

顯然這群妖獸還是有指揮的,擒賊先擒王,必須先滅了這些獸群的指揮,葉修看著眼前的獸類但這些獸群都長一個樣,吼聲與爆破聲坍塌聲交織一時之間實在是難以分辨,葉修只好叫氣功師先跟在自己後面。

就在這時有幾個不甚受了傷的團員,突然雙眼發紅轉過身對自己原本的隊友舉劍相向。

「靠!」看到這景象葉修瞪大眼睛罵了一聲,「六星光牢關住他們!能打昏的都打昏!」

沒有料想到這妖獸還有控制人的手段葉修只能緊急指揮控制系的術士盡力控制場面,不過這樣的話妖獸能夠無聲無息的入侵嘉世就解釋得通了。

嘉世總部這棟建築物已經禁不起這樣劇烈的摧殘,建築本身的防禦結界都已經在戰鬥中被摧毀,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

「先退去外面!」

葉修一邊在最前面壓制著獸群,周身絢麗的魔法炫紋隨著他的動作不斷飛舞,他全身點燃金黃色的鬥氣,天擊、龍牙、落花掌、圓舞棍、豪龍破軍,一個個瞬發的招式連擊完美的銜接,硬是以一人之力擋住了部分的妖獸,讓身後的團員們能順利的撤到外面。

一早就被指揮撤到外面的機械師跟盜賊在遠程團的掩護下達成了勘查的任務,一看到葉修的身影就湊到他身邊。

「團長,獸潮是從東邊的森林裡來的。」

「嗯。」

嘉世總部已然成為一片廢墟但是他們沒有時間感傷,葉修領著團員往東邊反擊,在火力壓制下不斷的向森林內部推進,這時葉修看到獸群中有一隻長著頭上長著犄角,鬃毛和尾巴燃著熊熊烈火的獅子,顯然就是指揮了。

「捉雲手!」

葉修身後的氣功師在葉修對他打暗號的同時馬上出手,成功的把那隻獅子抓了過來,葉修閃過火獅嘴中吐出的一連串火球,在跑動的途中一個龍牙直刺在火獅的下顎。

趁著龍牙擊中造成的那一瞬間的僵直效果葉修用能快速收招的豪龍破軍將火獅打到半空中,接著一個伏龍翔天,戰矛一挺化身為龍,捲起地上塵埃發出憤怒的咆嘯直飛而上。

但這時候火獅的背上突然長出了一對翅膀,一個向下俯衝閃過了魔法鬥氣形成的龍頭的啃咬,見狀葉修只好耗費更多的精神力操縱龍頭,讓龍頭扭動方向追擊,咬住了火獅,把牠整個轟到地上,直接砸出了一個坑。

眾人看火獅陷進坑裡直接集火一波帶走了牠,但是情勢卻還是對他們不利,獸群並沒有因為指揮陣亡產生混亂,似乎是馬上就換了個同等級的指揮。

而且嘉世這邊不斷有人員傷亡,短時間的交鋒卻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陣亡,但是獸群卻好像永遠都殺不完一樣,殺死了一批馬上還有下一批。

葉修面色凝重的皺著眉頭但是他也只能領著大家繼續殺下去,嘉世總部本來就是建在郊外,身後就是平民居住的城鎮,所以一步都不能退。

這時候葉修看到身為牧師的張家興站位有點太靠前了,這也是他的老毛病了,一個殺手意識太重的治療,葉修只好疾跑到他身前,舉起戰矛一個橫掃檔下了部份的攻擊。

蘇沐橙原本對準另一邊的砲口在看到葉修這邊的狀況也馬上調整位置,直接甩出格林機槍接著熱感飛彈,槍砲師的火力線瞬間壓制讓他們脫離了險境。

救下張家興之後葉修也調整了方向,向獸群最薄弱的地方攻擊,蘇沐澄也開始以屏風炮戰法支援著各處。

在推進了幾十米後葉修他們終於看到了獸群湧出的地方,但是嘉世傭兵團卻已經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了,剩下的人狀態都不太好,身上都有大大小小的傷口,葉修周身越來越黯淡的鬥氣跟魔法炫紋也終於消失。

身邊的同伴一個接一個倒下,到最後只剩下葉修一個人還能站著,即使沒有了鬥氣,魔力乾涸,精神力也早就使用到了極限,鑽心般的疼痛加上暈眩不斷侵蝕著他。

左邊一隻長得有點像狼的怪獸咬住了他的左肩,就像一個契機般,一大群叫不出名字的野獸也瞬間撲向他,光是數量就能夠把他淹沒。

他眼前突然閃過一幕幕回憶,最後停留在腦海中的卻是那划過夜空的閃耀星芒,在這千鈞一髮之刻他陷入彌流的意識突然回歸,用力的咬破下唇,鮮血和痛覺刺激著他。

他緊握著却邪用力的往地上一插,用意志力硬是透支了魔力燃燒起鬥者意志,那戰鬥法師的鬥氣震飛了咬住他的野獸,他握住戰矛一個倒拔,地動山搖的聲音隨著以他為中心發出的魔法鬥氣形成一圈波浪翻滾擴散。

這招鬥破山河發出後葉修馬上打出一個豪龍破軍,他的身形隨著攻擊向前直接衝到石碑處前跳起,戰矛倒鑽而下,矛尖直接像串燒一樣插進某隻妖獸的身體裡,而隨著他的身體螺旋帶出的氣勁也在同時趁底爆發,瞬間帶起一陣旋風,夾帶著沙礫的颶風吹的妖獸們東倒西歪,連那石碑被破壞造成的坑洞也被填上了。

接連透支魔力和精神力打出大範圍的攻擊,葉修身上的鬥氣再次消逝,他倚著插在土壤中的却邪保持站立的姿勢直盯著前方,也許是被他身上的霸氣跟最後的暴發嚇到了,剩餘的妖獸發出了嗚咽聲慢慢的向森林裡另一個方向退去。

看到妖獸退走葉修鬆了一口氣,手中的却邪發出了悲鳴斷裂成了兩半,失去了支撐的葉修摔倒在地上,強烈的暈眩感和撞擊讓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

就算失敗也不放棄,咬牙繼續戰下去,稍縱即逝的轉機,燃燒著鬥者的戰意~這是BGM的歌詞


评论
热度(10)
© 隨意任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