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凜
灣家人

FGO - マリギル、ラシュオジ
全職-雜

寫手兼COSER
子博-祈願之花(UL專區)
記梗用子博-哥就記個梗

http://www.plurk.com/JFYuulin

【黃喻】我的隊長變成了Omega-11

*私設ABO

*(十)



喻文州昨晚隨手翻了幾篇王杰希給的文,釐清完現狀也就睡下了。

雖無抑制劑但也沒有Alpha,只要算好時間控制好自己,有些小麻煩,但還不至於天崩地裂,比賽還能照打,喻文州還是可以喜歡黃少天。

想到這裡他笑了笑,心情頗好的哼著歌一邊去了食堂,跟眾人到了早安,依然是坐到黃少天旁邊的位置,聽著對方一邊吃一邊說話,偶爾也回應個幾句。

「少天。」喻文州突然叫了黃少天的名字,對方一臉問號的看向他,只見喻文州伸出了手貼上他的臉頰,指腹微微施力擦過了他的嘴角。

「隊、隊長?!」黃少天嚇了一跳,身體向後彈了一下,仔細看還能看見隱沒在髮梢之下的一點紅色。

喻文州只是笑,收回帶走亮咖啡液體的拇指,慢條斯里的在紙巾上擦拭乾淨才開口,「沾到了。」

「喔。」黃少天用食物堵住了自己的嘴,埋頭苦吃。

這只早餐時間的一個插曲,他們都認識這麼久了,要說跟喻文州關係最好的人捨他黃少天其誰,不就是幫忙擦個嘴邊的醬汁嘛!隊長那麼溫柔那麼細心助人為樂也沒什麼,但架不住他黃少天心裡有鬼心術不正,呸,誰心術不正了,他不就是對他的好隊長起了那種心思嗎。

 

結束一天的訓練黃少天閃進了自己房間裡,關上房門就大爆手速建了個排除喻文州跟盧瀚文的群。

夜雨聲煩:本少真的是忍不了了!你們說隊長是不是在撩我!他笑得這麼可愛這麼撩是會出事的啊!

夜雨聲煩:早上你們也都看到了!後來他還突然撸了我的頭幾把,說是髮型亂了,那也就算了他撸完居然還要評價手感不錯,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吧其實我心裡是一百個願意的,隊長多撸幾下吧,把我當狗撸也沒關係你開心就好,說起來他那時候靠我特別近,近到都能聞到他身上的茶葉香了,隊長身上還真好聞啊!而且真不愧是隊長!連體香都是這麼的高尚有品味!

濤落沙明:我只想幫隊長報警。

槍淋彈雨:+1

靈魂語者:+2

八音符:+3

夜雨聲煩:靠靠靠靠靠!還有沒有隊友愛了!我很煩惱的啊!再讓隊長這麼撩下去我還怎麼活啊!

濤落沙明:我只看到一個變相秀恩愛的隊長癡漢。

八音符:報告組織!火之鳥已經蓄勢待發了!

槍淋彈雨:默默扔出一個爆縮式。

靈魂語者:那我就添一把神聖之火吧。

夜雨聲煩:靠!一個個都皮癢了是不是!競技場走起啊!李遠你個召喚師在武器上打火之鳥是想當專職FFF團大團長嗎?都認真點啊!現在可是在討論非常嚴肅認真的話題啊!能不能好好打助攻了!兄弟們你們發揮價值的時刻到了!快快快出幾招!

槍淋彈雨:壓力山大啊……你直接去跟隊長說不就好了。

八音符:是啊!隊長人那麼好不會揍你的,其實你之前說失戀根本是搞錯了吧?

濤落沙明:就是少逼逼不要慫,再這樣我要把你拋投到隊長面前了,拿出大獅子座的氣魄啊!

靈魂語者:給你刷個希望導言,上吧!

夜雨聲煩:我去了!

黃少天把手機放回褲袋裡,衝進廁所洗了把臉,才毅然決然的去敲喻文州的房門。

「門沒鎖。」

黃少天聽見這話深吸了一口氣也就自己扭開門把了,喻文州抱著抱枕整個人窩在椅子裡拿著手機笑著不知道是在看什麼,他抬起頭看到黃少天,噗哧一聲笑的更厲害了,笑得把整張臉都埋進了抱枕裡但肩膀還是一抖一抖的。

看見這景象本來還有點緊張的黃少天也是無語了一把,湊到了喻文州身邊問:「看什麼呢那麼好笑?」

喻文州還在笑,笑瞇成一條線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直接把手機塞到了他手上,黃少天低頭看屏幕。

『黃少天滿臉通紅難受的皺起了眉,比起OMEGA發情時的難受更不能忍的是他身上的信息素味開始不受控制的濃郁了起來,整個密閉的房間中充斥著他最討厭的秋葵味,綠色植物那麼多卻偏偏是秋葵,就算是史萊姆味也比較好啊!也是綠的!這絕望的事實讓他簡直想跳一線峽谷自殺。』

臥槽!這作者跟我有仇吧!明知道我最討厭秋葵還身上自帶秋葵味這什麼鬼設定!妹子你這腦洞有毒啊!靠一點都不好笑啊!是說發情是怎麼回事?是字面意思?OMEGA又是什麼?信息素味?什麼東西?

黃少天把檔案往上滑到頂端,檔名寫著喻黃ABO-秋葵味的你。

喻黃?!逆我CP了啊!不對這不是重點,隊長竟然在看喻黃?!

「隊長你……」

黃少天一臉驚訝的看向喻文州,這時他終於笑夠了,抬起頭,深深的望進黃少天的眼睛裡。黃少天也笑了,撲上去抱住了喻文州,貼上了對方的嘴唇,直到懷中的人推了他幾下。

欣喜的快要爆炸簡直想要下樓跑圈的黃少天一邊傻笑一邊蹭了雙頰微紅的喻文州幾下,總算冷靜了一些後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故做嚴肅的凝視對方。

「你其實早就發現我喜歡你了吧?」

「我不確定呀,萬一是我自作多情呢?」

「我完全不能想像不喜歡喻文州的黃少天啊!黃少天世界第一喜歡喻文州!不對,是黃少天全宇宙最愛喻文州!」

「對了你還欠我個補償呢!」

「那,少天想好要什麼了嗎?」喻文州被黃少天抱在懷裡,在他耳邊低聲說話,還壞心眼的向通紅的耳尖吹了口氣。

黃少天馬上以牙還牙的親了親喻文州的耳朵,說:「就要你以身相許吧。」

 

×

 

覺得完全可以在這打END也沒毛病啊!不過在這裡完真的是在耍流氓,不不,我不耍流氓的!

文包是王杰希提供的,杰希他誰啊!魔術師大大啊!收藏設定清奇的文完全沒毛病是吧!(X)而且比腦洞大誰大的過魔術師是不(粉似黑)


评论(6)
热度(47)
© 隨意任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