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凜
灣家人

FGO - マリギル、ラシュオジ
全職-雜

寫手兼COSER
子博-祈願之花(UL專區)
記梗用子博-哥就記個梗

http://www.plurk.com/JFYuulin

【黃喻】我的隊長變成了Omega-9

*私設ABO

*(八)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診所,,黃少天一邊擺弄手機一邊留意著從剛剛開始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喻文州。他眨眨眼又更湊近了喻文州一些,把手機舉到喻文州眼前,指了指上頭的畫面。

「隊長我剛剛查了一下,之前景熙推薦的那家店離這不遠,我們就去那邊吃午餐如何?」

「好。」

沒過多久便看見了那家店。

整間店以暖色為基調,大片的落地窗採光良好,溫馨又悠閒的氣氛伴隨著店內的食物香氣,希望踏入的人能放下疲憊好好的品嘗店內的供應的茶點,偷得浮生半日閒。

黃少天要了個小包間,這也是他選擇來這裡的原因之。

點完餐門一關這便成了私人空間,黃少天拖下帽子墨鏡等偽裝物品後看向喻文州。

「隊長,醫生怎麼說啊?」

「嗯……」喻文州沉吟了一聲,還在琢磨這麼超現實的事該從哪說起,就見黃少天擺了擺手,說:「哎,別想了,你要跟我解釋醫生那些專有名詞我也聽不懂,我就想知道你身體現在有沒有事?有沒有什麼得注意的地方?」

「現在是沒問題了。」至於以後,根據醫生的說法看來也只能試著習慣了。

「你沒事就好。」

聽到喻文州的回答黃少天鬆了口氣,這段時間他除了煩自個的少男心事就是顧著擔憂他家寶貝隊長的身體了,現下總算是能放心了。

 

吃飽喝足後的兩人漫步在街道上,午後的陽光照在黃少天金色的頭髮上,喻文州落後了他一步看著眼前沐浴在光輝下的人。

這樣的場景在遙遠的以前還是很常見到的,不知不覺已經走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其實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麼時候開始對黃少天抱有這種心思,但他是離他最近,看得最清,也最了解他的人,這樣的黃少天怎能不讓他心動呢?

這時突然一個粉藍色的小小身影朝他們這撲了過來,走在前面的黃少天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對方停下了腳步。

那是一個綁著雙馬尾約莫六、七歲的小女孩,黃少天蹲下,摸了摸她的頭問,「小妹妹你沒事吧?有沒有撞疼你啊?」

小女孩搖了搖頭,抬起頭看見了黃少天的臉,脆生生的驚叫了一聲,「呀!是煩煩!」

「你認識我?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煩煩這種流傳於粉絲之間的暱稱他也是知道的,雖然覺得不夠帥氣但粉絲們喜歡他也無可奈何。

「我叫歡歡,對呀,媽媽最喜歡煩煩了。」

小孩能一眼認出雖沒了墨鏡但還是帶著偽裝的黃少天,她媽媽鐵定是個死忠劍聖粉。

這時喻文州也蹲到小女孩面前,溫柔的問,「你的媽媽呢?」

小女孩顯然也是認識喻文州的,她雙手插腰小大人似的苦惱道,「媽媽走丟了啊!真傷腦筋。」

「這樣啊。」兩人互看一眼,默契的有了決定。小女孩走丟身邊沒大人在太危險了,更何況家長還是個死忠粉呢。

「那歡歡跟我們一起在這等走丟的媽媽找過來吧。」

「好~」

兩人跟歡歡聊天,主要是黃少天說話逗她,喻文州在旁時不時應個幾句,看起來還真有那麼點一家三口的感覺。

他們所在的位置對面正巧是一間甜品店,,依小孩子的體力來說,站了那麼久早就累了,看見玻璃櫥窗中精緻漂亮的甜點,圓圓的大眼睛中閃爍著渴望的光芒,就差沒貼在玻璃窗上了。

喻文州與黃少天見狀摸了摸她的頭。

「我們去裡面邊等邊吃點東西吧?」

歡歡點頭,卻又馬上搖頭,手指繳著裙子下襬露出猶豫的神情。

「怎麼了?」

「我沒有錢不能交換啊,媽媽說過沒有東西換的話,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想辦法爭取呀,怎麼辦呢?」歡歡小臉皺成了一團,正愁著呢。

喻文州笑了笑,「那歡歡等會幫我們端甜點好不好?這樣就能算是歡歡付出自己的勞動爭取的了。」

歡歡歪頭想了想,片刻後點了點頭,可愛的小臉上又露出了笑容。

「嗯!聽州州的!媽媽說過州州說的話都是對哒!」

進到甜品店內,刻意選了靠窗的醒目位置,正巧吃完的時候焦急的家長找了回來。

兩人滿足了粉絲簽名合照的要求後便跟小歡歡還有她的媽媽揮手道別。

「隊長,回去吧。」

微光粒子灑落在黃少天身上,他笑著對喻文州伸出了手,這樣的畫面和多年前的一幕重疊,他恍惚了片刻,身體就先一步動作,搭上了那隻溫暖的手,與當時一樣。

 

×

 

突然覺得以前填的黃喻詞也滿貼切這篇的呀,不過我死活填不出全曲只有一半就是了 

曲是觸電

你守在我的身前 劍影斬斷了一切

六星光牢又乍現 鎖住了我的愛戀

你的笑容在眼前 話嘮也非常危險 

機會主義 立刻展現 一擊就刺中我的心扉

明明是昨天的事情怎麼今天我還很動心

一丁點回憶就能驚天又動地


评论
热度(29)
© 隨意任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