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凜
灣家人

FGO - マリギル、ラシュオジ
全職-雜

寫手兼COSER
子博-祈願之花(UL專區)
記梗用子博-哥就記個梗

http://www.plurk.com/JFYuulin

【轟爆轟】be your hero-1

*成為你的英雄

*我覺得是無差啦,反正我大概不會寫肉,如果哪天被雷打到太餓要割肉的話就公平起見一人吃一次好了

*高三下~大學,估計是個中篇吧

四周全是斷垣殘骸,這世上許多事總是一體兩面的,光明有多亮黑暗就有多深,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信念拼上一切。

轟焦凍拖著疲憊的身軀再度發動個性,噴發的烈火與未融的冰晶交織,在這片廢墟中竟有種殘缺的美感。

利用自己高壓制力的個性解決了較為弱小的敵人,抬頭一看,異色的雙眸裡映照出了遠方那個張揚的身影正被敵人圍攻,下一秒敵人抓住了爆豪勝己,與兩年多前的那個場景重疊。

「爆豪!」轟焦凍腳底踏冰沖天而起,急速逼近敵人的視覺死角,向前伸出右手近乎要貼上敵人的腹部,發出尖利的冰椎,並在同時抓住了爆豪的手,帶著人順勢在空中翻了一圈,滾倒在地上。

「嘖!」爆豪勝己推開身上的轟焦凍,氣喘呼呼的向前方發射了一記閃光彈,藉著強光的遮蔽抓起身旁看來有些脫力的轟焦凍的後領,躲進了斷壁之間。

「喂陰陽臉還活著吧?」

「嗯。」轟焦凍忍著凍傷的疼痛對同樣傷痕累累的爆豪勝己露出要對方放心的微笑。

就在這時敵人們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又從後方群起而上,不同的個性攻擊伴隨隨機掉落的建築物殘骸,對身處中心點又經歷長時間戰鬥的他們來說狀況非常不妙。

「爆豪,接下來交給你了。」

轟焦凍突然伸出手抱緊了眼前的少年,瞬間最大輸出的堅冰層將他們倆人圍住,並一舉凍住了為數眾多的敵人。

「還好這次,抓住你了。」他呼出一口寒氣,扯開嘴角笑了一下,就在爆豪勝己懷中失去了意識。

純白的房間中,水藍色的窗簾隨著風輕輕搖動,靜音的電視機裡播報著不久前敵聯合與英雄們戰鬥的場面。

爆豪勝己不爽的擰著眉頭,看著床上安祥睡著的少年。轟焦凍一張開眼看見的便是少年米金色的蓬鬆頭髮,熟悉的身影讓他在意識還有些朦朧的時刻就不自覺得露出笑容。

「爆豪。」

「嗯。」爆豪勝己在聽見自己名字的時候站起身,居高零下的直視著床上的轟焦凍。「喂,你那句話什麼意思,你不會還想著兩年多前的事吧?」

越想越氣的爆豪勝己抓住了眼前人的衣領,「瞧不起我啊?蛤?欠揍嗎死陰陽臉。」

那個時候自己也有方法能掙脫,跟兩年多前被抓走還害歐爾麥特用盡最後力量的爆豪勝己已經不一樣了,結果這混帳陰陽臉拖著快不行的身體硬是跑來湊一腳,誰要他多管閒事了!

「抱歉。」

「我......想做就做了,什麼都沒想,抱歉爆豪。」

「嘖,虧你也是三巨頭之一,你眼睛是擺設啊!下次給老子先看清楚狀況再行動!還把自己搞得破破爛爛的,白痴!」放下轟焦凍,爆豪不爽的雙手環在胸前,翹腳坐回椅子上。

「哦。」轟焦凍低頭,看著自己纏著繃帶的的雙手,姊姊擔心的神情,小時後媽媽抱著自己說話,痛苦的把滾燙的熱水澆到他身上的樣子,最後進了醫院,還有爆豪被抓走時明明只差一步自己卻沒能抓住他的悔恨。

一幕幕的畫面在腦海中浮現,他捂住了自己的左臉,「......但是我也想成為英雄啊!」

「朋友、同學、家人,能夠守護重視的人,能讓人露出笑容的那種英雄,絕對不要變成跟人渣老爸一樣討厭的人。」

「所以抱歉了爆豪,我只是想救我的朋友......」

「臭陰陽臉誰是你朋友了啊!我們是對手!嘖!一個個都這樣,啊啊啊太不爽了!」

「喂爆豪醫院裡不能隨便爆炸啊。」

「閉嘴!混帳!」爆豪站起身,「畢業考前給老子恢復到最佳狀況啊混帳!」

「哦,別擔心。」

「鬼才擔心你啊!」

爆豪勝己頭頂冒出黑煙用力的踹開了門,正好遇上鬧哄哄的前來探望的A班一夥人。

大家目送著明顯氣炸的爆豪離開,一齊轉頭盯著坐在床上的轟焦凍,深怕他又傷上加傷。

「轟同學......你沒事吧?」

「嗯。」轟焦凍握緊了拳頭笑著看向他的同班同學們,心底的信念又更加堅定了幾分

×

我本來只是想先記個梗的啊,莫名奇妙就把第一章寫出來了到底,咖醬中間還一度不照劇本演超級不受控制WWWW

不過老實說我現在大約只想到第二章的內容,後續在哪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就是一個打算把自己我流的角色解讀啦對CP的個人浪漫主義通通想辦法加進去的產物

另外我是焦凍廚(應該滿明顯?)所以大概會想辦法用力刷天然蘇吧?我還是該另外開個記梗篇wwww不然真的會忘記

總之第一章大概就是焦凍:我想守護我重視的人,不想再體會那種無力感了,大概這種感覺,說真的實在是好久好久好久沒寫文了,手略生,不知道有沒有把想表達的好好表達出來啊!

评论
热度(36)
© 隨意任行 | Powered by LOFTER